重庆历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两宋元明

逍遥夜下的女人上

发表于:2020-09-28 17:30:19 来源:重庆历史网

摘要: 城市很美,城市的夜晚更美。这是一个绚丽而迷离的世界,似乎在这样的世界里,什么事情都能发生,而又可以不必认真。 可我却认真了。

她是一个在夜场上班的女子,白天睡觉,晚上在灯红酒绿下挥舞着属于她的青春,只有夜,才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夜晚的城市充满诱惑,那灯红酒绿下的身影,让人忘了归路。城市星星点点的霓虹灯光以绝美的线条在它上空演绎着一段又一段的开始与结束。那一条条绝美的线条,让人觉得过于完美,但却忽略了它的脏。

坐在KTV的沙发上,听着某位男歌手唱的“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烟圈伴随着音乐一圈圈从残到缺,从缺到逝……

她就坐在我旁边抽着烟跟别人摇筛子,可能是刚刚喝了不少酒,现在我的头异常疼痛。

时间在这个弥散着淡淡烟圈中慢慢流逝。

“来,玩一把吧。”她拿了副筛子在我面前摇了摇看着我,几丝柔发飘在她美丽的脸颊上,我看了看她勉强挤了个微笑把上身往前靠拿起筛子对她摇了摇示意开始吧。

第一把运气出奇的好,竟然摇了个5条5,很显然,她输了。于是她很干脆就拿起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几乎都是我输了,她是个筛子高手,跟她玩几乎只有喝酒的份,随着一杯又一杯啤酒下肚,我开始支撑不住了。还好她最后手下留情没赶尽杀绝,不然我非吐不可。阿峰与狗仔此时也在各自跟着自己的女伴玩着。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在音乐中个个醉得一塌糊涂,这个时候已经是是凌晨两点半了,整个包厢 男 女开始又唱又跳搂搂抱抱,我抱3000公里”的骑行活动着她在这充满劲爆音乐声、欢呼声的包厢里尽情沉醉着。

时间在我们的身影间慢慢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大家都因疯累了而陆续坐了下来,我突然发现戴在左手小指上的戒指不见了,于是赶紧蹲下身来在这昏暗的地板上寻找,她得知后也蹲下来帮忙寻找。

就在我因找了好一段时间没找着而犯愁时她突然叫了声:

“是不是这个?”她站了起来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银白色戒指。

“好漂亮!”在我还来不及看是不是她已把它戴在手上开心地向我展示着,表情看上去很像个上幼儿园的小孩子在向母亲炫耀刚从老师那获得的小红花般可爱。

“哇……”阿峰对我们吹了吹口哨大声对大家叫道:<但孩子头顶的伤疤依旧清晰可见/p>

“小俊送小曼戒指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叫小曼。

“哦,从新来过。”狗仔听到阿峰的叫声马上站了起来向我们走过来说:“小曼先把戒指拿下来给小俊。”

小曼被他们这样一喊变得不知所措,狗仔从她食指上脱下戒指让我拿着,然后拿过话筒让阿峰点上“结婚进行曲”,伴随着音乐声狗仔慢慢地学着教堂里神父对准新郎新娘的宣誓:

“现在由我来主持李晓俊与吴小曼的结婚典礼,大家鼓掌。”

顿时,掌声四起。

“咳咳……”华仔清了清嗓子。

“李晓俊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吴小曼为妻,一辈子爱她、保护她,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我晕晕地拿过话筒配合地应了。

“吴小曼女士,你是否愿意嫁给李晓俊为夫,一辈子爱他、保护他,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她可能醉得厉害,拿过话筒后就说了一个字就开始有点站不稳了,我忙过去扶住她。

“我愿意”小曼报我予深情的目光,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熟悉,这眼神,很温暖。

“好——”狗仔故意把“好”字拉得老长。

“现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全场哗然,音乐奏响。

我们昏昏沉沉颤抖着手好不容易才完成这个环节。顿时,全场再次欢呼一片,随着“结婚进行曲”慢慢走向高潮,我们彼此交换了戒指,接下来他们又开始大声对我喊着:

“亲她,亲她。”

“要舌吻哦。”阿峰的女伴补了一句。

我犹豫了会便把双手搭在她肩上侧过头吻了下去,她倒是很配合地抱住我,顿时,耳边响起了阿峰他们的欢呼声,整个包厢进入高潮。

我和小曼在沉醉中不停地拥吻,不为爱情,只因孤独。

夜色,慢慢逝去,等我们从KTV到酒吧再从酒吧回到家后,已经是清晨4点多了。阿峰与华仔他们一帮人在我住的地方坐了一小会便回去了,只留下她来陪我,很显然,他们很知趣。

我们躺在床上抱着,她确实长得很美,胸不大不小,微挺,腰被淡紫色的连衣裙束的很紧,头发不长不短不多不少,很柔,有点刘亦非的气质。

我们就这样,在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里,拥抱彼此,释放孤独。

早晨七点半,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起床洗刷一翻然后赶去上班,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

临走前,我看了看她,这才真正看清她长什么样子,她看上去只有21、2岁,柔顺的头发飘散在蓝色的枕头上,美丽的脸庞因昨夜喝过了酒而显得格外妩媚动人。

我突然想到了前女友小玲,想到了自从和她分手后的这三年里我一个人过的生活是多么可悲而无聊。小曼是我这三年来第一个陪我入睡的女子,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俯下身子在她美丽的脸上轻轻吻了下然后关上门赶去上班。

晨风带着少女般的轻柔从发丝溜过,街上形形 的人各自带着不同的表情匆忙地往前赶着,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目的地,生命因目标而充满动力。有时候在想,要是人没有了目标,那活着还能干嘛?

峰子在我早上一到公司刚打完卡时就迫不及待地问我咋样了?

“没咋样,就那样过”我坐了下来按了下电脑开关。

“干,你会那么乖?”

“呵呵”我笑笑没给予回答。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峰子又问:

“你真的没把她给做了?“

“你除了做之外,还能想想到什么?”我弄了下他的头没好气地说。

“恩,还能想到谈恋爱。”阿峰看着天花板痴痴地说。

“然后呢?”

“然后,嘿嘿……”

“然后等谈了一段时间再找个机会把她给做了,哈哈。”阿峰淫笑的表情真他妈的贱,哎,整天被我们骂贱的他现在几乎无所谓我们给他多少称号了。

“无语。”我快步向公司走去。

“那晚上准备去哪玩?”阿峰在后来追赶着。

“还没想好”我头也没回。

一天的时间就在做报价,做效果图度过。可即使忙碌,我还是特别想小曼,真他妈怪了,我是这么了?难道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一见钟情?可能吗?

我不敢给自己下结论。

秋天的黄昏很萧瑟,冷冷的晚风像是被抛弃的孩子满街乱串,时不时偷偷溜进人们的衣袖里试图寻找点温暖,可它们却忘了自己永远属于冰冷,注定流浪。

这个时候的都市开始陆陆续续地为夜晚做开幕准备,走在街上,落叶像是赴一场宴会似的纷纷飘下,黄黄的,像一朵即将凋零的花儿般在风中旋转,然后,慢慢飘在地上,又随着微风轻舞着,舞着属于它人生的最后一刹。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6点半了,本以为她应该走了,可却意外发现她已经起身站在阳台上看着7搂下来来往往的人们,楼下穿梭的车辆快速地驶向属于它的方向,而搂上的我却慢慢地走向不属于我的方向。我走过去站在她身后双手插在口袋里看着她,晚风轻轻地吹着她的头发,静静的,几根发丝在风中飞舞,像是粉蝶般飘舞。

我想她应该和我一样,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自己感到轻松,看着楼下穿梭的车辆,脑子一片空白。

“你起来了。”

“哦,你回来了”她回过头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要问,又欲言又止。

“对了,你怎么那么放心就把家交给我然后走了呢?我们可是刚认识不久呢?”她偏着头带着孩童般的口音微笑地看着我。

“信任。”

“哦”我简单回答似乎出乎她的意料。。

“走吧,吃饭去。”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下楼吃晚饭。

“恩。”她进屋拿了包烟就跟我下来了。

吃完晚饭,我们回到宿舍斜靠在阳台上抽着烟。

我住的地方属于这座城市的正中央,房子建于上个世界80年代,总高7楼,而在7楼也只有一个大约60多平的单身套房,在套房外面是一片150左右平方的半露天阳台,之所以说是半露天,是因为早些年房东自己住七楼的时候在靠近屋子的地方搭了一片铁皮屋顶。而在7楼与6楼之间还有一个大铁门是专门供我使用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开,楼下的人根本上不来。

“你是做什么的?”我没话找话。

“演绎吧里唱歌”她抽着烟两眼放眼望着远方淡淡地回了我一句。

“唱歌?”我灭了灭手头的烟继续说:

“那不就很累,天天唱,喉咙不痛?”

“不会呢,因为是假唱。”她的口气很可爱。

“哦,我明白了。”

“对了,你最近不用上班么?”

“辞职了,没意思。”她以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口气回答。

接下来我们开始保持沉默,她并没有问我是做什么的或者问我其他。只顾着抽着烟,

夜色渐渐深了起来,我们就这样站在这座城市的夜空下,街上开始陆续亮起了色彩斑斓的灯光,夜晚充满诱惑,太过暧昧。

“晚上去哪?”站在外面有点冷了,我转过身看着她。

“看下吧”她拿起看了下时间。

“不知道小婷她们有什么打算。”

“等等,我给他们打个。”我拿起给狗仔打了个。狗仔是我 年前来这座城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他的真名叫王吕苟,平日里我们都叫他狗仔。高中毕业的他做过酒吧调酒师、演艺吧演员、酒店保安队队长,由于父母都是经商的,他从小便在优渥的环境下长大所以经常不太愿意出去做事。狗仔最大的缺点也是许多女孩子喜欢的“优点”就是性太开放,最近他辞去了酒店的工作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所以就干脆白天睡觉晚上出来“猎色”。

“喂……”狗仔还没完全清醒,估计这家伙还没起来。

“准备行动了”我对着大声说道。

“哦,几点了。”声音依旧是软绵绵的。

“十点半了”其实现在才9点刚过,我知道如果我没那样说那家伙肯定又要拖很久。

“哦,马上起来。”不一会我便听到他穿着拖鞋在地板上噼噼啪啪的声音。

“你们在哪?”那边听到他在卫生间“嘘嘘”的声音,这让我似乎看到他一手握着一手捏着那家伙闭着眼睛正享受着排泄的画面。

“在我家,你小子小心点,别嘘在裤子了。哈哈”

“嘘毛,我还没穿衣服呢”

我才想起这家伙一直都是裸睡的。

“赶紧过来,我和小曼等你,还有,你家小红你自己联系,估计她们已经在788了。”788是本市比较有名的酒吧,里面不仅氛围好,而且美女多,所以总是吸引许多思春的男人前往。

“好,马上,你跟峰子他们联系下,我一会就好。”

挂了,然后给峰子他们打了个便带上小曼一同向788走去。

788门口挂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木质酒瓶样式,门口不大不小,几个打手守在门口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个个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精神饱满。

我牵着小曼的手慢慢往里走。

“小俊,来啦!”前台服务员微笑地向我打招呼。

“恩。美女们好啊。”我习惯性地跟他们打了下招呼。

来到里面我们找了个靠舞池的地方做了下来,点了些酒,然后边喝着酒边等着狗仔他们的到来。

不一会,狗仔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女伴进来了。

随着夜色的加深,酒吧的人也越来越多,到最后只能用爆满来形容。

那天我们在酒吧疯到 点多,出来后外面下着毛毛细雨。随后我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女伴回家。

我与小曼回到宿舍后各自洗了个澡,然后她穿着我的睡衣自己躺上床去。

“4点了,你困了吧。”我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的头枕在我右肩上低着头看着她。她刚刚洗过头发此刻还没怎么干。

“恩,有点,你呢?”她的语气很温柔。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味。

“你这样抱着我我会受不了的。”我坏坏地亲了她一下,我想此刻不管是哪个男的怀里抱着如此漂亮温柔的女孩子都会想到那事的。

“你有什么受不了的?”她亲了下我微红着脸把头埋在我胸前紧紧抱着我。

“你说呢?”我深情地看着她,然后慢慢把嘴贴了上去,盖住她的嘴唇,她双手环抱着我,我们就这样吻着,舌头互相挑逗着。我的手从她的脖子一直滑到她的胸部,她“哼”的一声并没有反抗,那两个鼓鼓的MM富有弹性让我舒服死了。我吻着她,从脖子一直吻到胸部,慢慢的,她进入了状态,浑身开始热了起来,不一会而我们彼此都无法再承受这种肉体上的折磨,她索性推开我脱去自己的衣服,我配合着她,两个人慌乱地把衣服给脱了,我的嘴吻遍她身体的每寸肌肤,那细腻光滑的身子让我深深迷恋。

她咬着牙任我吻着双手死死抱住我,指甲深深地嵌进我的背上,我能感觉得到她身体里疯狂的颤抖。

“小老公,快,给我。”她闭着眼睛开始语无伦次地叫我小老公小宝贝之类的话。

我把手轻轻地伸进她下面,滑滑的,很紧。她叫了以声,然后抓住我的手。

“用下面吧,快。”

“恩,小老婆。”我开始用小老婆称呼她。

她一边吻着我一边伸手捏住我的下面放了进去。

接着我们就疯了,我从未有过的舒服。我们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有人说有爱的性是最美好的,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我们没开始之前,就已经彼此喜欢上了对方,虽然那个时候并不能说是爱,但至少是喜欢。

共 761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篇小说,反正很喜欢,就像好多年前的那部《给我一支烟》。静静的打着字,心里期待着故事的下篇。男人都是喜欢做”卖油郎”的,只是不知道小曼是不是“花魁”!期待更新!【:左黄右苍】

1楼文友: 20:14:48 腋下的女人......汗!瀑布汗!

挨千刀的输入法!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楼文友: 11: 8: 2 小说语言流畅,情节吸引人,欣赏。


先声药业上市
武威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宜昌白癜风权威医院